人文學資(史)料批判之勸

文學院誕生於1877年東京大學肇建之時,為創校四學院之一,因此當初學院的名稱與今日並無二致,即東京大學文學院。此後文學院的名稱則屢經改易:帝國大學文科大學校、東京帝國大學文科大學校、東京帝國大學文學院,最終於1947年再次更名為東京大學文學部後,遂沿用至今。在1919年時文學院已擁有19個研究室,目前更由27個研究室(專業科系)所組成;所設研究室種類如此豐富的文學院可謂相當罕見。此外,文學院還領先其他大學相繼設置了嶄新的教育研究單位,如生死學・應用倫理中心和次世代人文學開發中心,以及如研究所的文化資源學專攻等;各單位也都支援大學部的教育活動。文學院可謂已經具備在學習傳統且基礎之研究方法的同時,也能吸收新領域和相關領域知識的學習體制。

人文學,是針對人類的種種進行孜孜不倦地探索的學問,其淵源自古已有之。在現今ICT及AI呈現飛躍發展的態勢下,抱著「時至今日人文學更有何用」這般疑問的人似乎不少。然而,人類在漫長的歷史當中,每當經歷各種社會變革與技術革新乃至於諸般災難之際,人文學也不斷地與時俱變而演進至今,並未在社會失去其意義。我等所在的文學院也在重視傳統基本研究方法的維持與雕琢時,不斷地對各式各樣的新嘗試作出挑戰。自2016年起,為培育得以因應社會的迅速變化並活躍其中的人才,文學院將具有悠久歷史的四學科制改組為單一學科制(人文學科)。目的是為了培養年輕學子在短暫的兩學年期間裡,不僅只是砥礪自身的專業領域,更於習得跨領域寬廣視野的同時,也能儘早對各種具有各自準則的不同專業領域有所認識,並將自身的專業予以相對化,從而能成為具備高度教育涵養者而活躍於各界。

文學院多數的專業科系,向來有重視由少數成員所組成的演習課,以及撰寫畢業論文的傳統。就後者而言,一般多為四萬字左右的論文;但在撰寫論文的過程中最為緊要的要求,其實是健全的批判精神和嚴謹的資(史)料批判。對於考察對象的各種事象,在梳理其原典和一手史料,甚至追溯至實物資料的同時,也必須確切地掌握相關研究史。再者,人文學所探究的課題,往往不見得只有一種答案。既有獲得多種解答的情形,甚至在找不到答案的過程中又浮現出新問題的情況亦是司空見慣。透過或多或少地從事這種可說是薛西弗斯式的人文學求索,以不斷地孕育出對各種街談巷議作批判性地吸收,不厭其煩地與社會進行公正的對峙並對周圍予以啟迪的人才、抑或是能遏止社會的過當之處,發揮平衡作用的人才,則是我們由衷的期待。

 

第55任文學院院長

秋山 聰(Akiyama akira)